MDAChina论坛肌病论坛励志人物专题 →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谈践行人道主义


  共有798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谈践行人道主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Admin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看门人
等级:管理员 贴子:3751 积分:7969 威望:0 精华:65 注册:2002/3/20 10:35:46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谈践行人道主义  发贴心情 Post By:2005/11/30 23:34:55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谈践行人道主义 --------------------------------------------------- 2005-11-3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     ●父亲的老战友刘伯承给朴方起了这个名字,取其“朴素方正”之意   邓朴方的目光早已超越个人不幸而转向了未来,对于时间和生命,对于中国的人道主义事业,他有一种紧迫的忧患意识。   当年,在北京大学专心攻读原子物理时,朴方也曾怀着“当一名物理学家、造福人类和平事业”的美好愿望。但是,命运的突变,让他从原有的位置和高度跌落下来,而且一跌到底,一直跌入清河福利院。   这时,他和所有的亲人都失去了联系,在恶劣的环境里,每天拖着已经截瘫的身体用铁丝编字纸篓,一天要干12个小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灵的迷茫、绝望和疼痛更千百倍于病痛的折磨。   在这里,他真正体味了底层的涵义:他们没有自己的声音,众人的声音汇合为沉默,众人的痛苦汇合为无助,他们共有的生存现状则汇合为一种挣扎的姿势。   朴方“推动中国人道主义事业发展”的理念也由此萌发———是人道主义的混乱状态导致了他的残缺,他却用残缺的躯体致力于中国人道主义秩序的建立。   他个人的大不幸,因此成为中国残疾人这个弱势群体之大幸。   ●“在中国推行人道主义,是我人生重要的目标之一”   1983年秋,他和同事们开始着手建立我国的第一座康复机构的筹备工作。有一次,一位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对朴方身边的工作人员急切地说,你们要快啊,康复中心不要等我进了棺材才建成。   朴方说,这句话一直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   中国有6000多万残疾人,绝大多数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弱势群体。朴方认为,人道主义能够承载道义和价值,凝聚社会的爱心和良知,优化社会环境,应该成为残疾人事业的一面旗帜。   在思想还尚未解放的那个年代,有人视人道主义为异端邪说,有人指责为资产阶级的“博爱”。朴方坦然地说,“博爱”比“搏斗”好。他坚定地说,在中国推行人道主义,是我人生重要的目标之一。   ●“大学招收残疾人,今年不行,明年行不行?明年不行,后年行不行?只要教育领导部门有个明确意见,他们就有希望”   中国残疾人的工作千头万绪,但教育、就业和康复工作是最基本的内容。   现在是一个数字化的年代,就让我们来看一组数字吧:从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成立以来,已有880万白内障失明和儿麻患者等各类残疾人得到康复治疗;残疾儿童入学率从不足5%增长到目前的74%;特殊教育学校从原来的500所增加到1600所;盲人按摩师从4000人发展到两万多人;在中国就业的严峻形势下,残疾人就业率达到84%,而且呈现上升趋势……   这每一项成就都来之不易,它最直接的受益者是广大残疾人和残疾人家庭以及社会。   如果你认为这些数字是枯燥的,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变化吧:电视台开设了手语新闻节目;很多文化公共场所设立了无障碍设施;一些繁华街道都可见盲人按摩院的醒目招牌;在2005年的春节晚会上,由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聋哑演员表演的舞蹈《千手观音》感动和征服了亿万观众,毫无争议地获得晚会一等奖;残疾人在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中共获得1291枚金牌……   当年,很多残疾青年给朴方写信反映自己超过大学录取分数线却遭到落榜的不公正待遇。朴方热情地为他们鼓与呼,在与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谈话时,他说,美国有一个女孩子海伦·凯勒,失聪失明,还能考入哈佛大学读书,难道在社会主义国家反而不能吗?……大学招收残疾人,今年不行,明年行不行?明年不行,后年行不行?只要教育领导部门有个明确意见,他们就有希望。   如今,中国最著名学府北京大学以及一些大学都早已开始招收残疾大学生,残疾人取得了和正常人公平竞争以及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我是共产党员,也和健全人一样,想参与社会生活,想为中国做些事情。中国的残疾人工作不好做,局面不好打开,我是硬着头皮在碰”   朴方在公共场所和媒体面前,永远都是微笑着,看上去精神十分饱满。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以怎样顽强的意志在努力支撑着自己———他断裂的脊椎是用钢板和钢钉固定着,脊髓的一部分已经纤维化坏死,肌肉萎缩,骨骼日益疏松,日常稍有不慎,会造成多处骨折……   朴方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这样的身体是极不适合出差和在外面奔波劳累的,他出差回来常常要大病一场。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工作或者少工作,但是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也和健全人一样,想参与社会生活,想为中国做些事情。中国的残疾人工作不好做,局面不好打开,我是硬着头皮在碰。   朴方的工作非常忙,他在残疾人联合会的任职之外还担任了调整后的北京奥组委执行主席。   很多人都担心,如果朴方的身体垮了,中国的残疾人事业会不会跟着垮掉?   这也是朴方多年来一直思考的事情,是他夜以继日、一直拼命工作的原因。   除了开会、下基层考察、调研和接见国际人士等具体工作,朴方还进行了大量的理论研究和准备工作,为残疾人事业提供思想基础;建立基层残联组织建设,保证组织完善、机制基本健全和运行良好的体系,这个体系,包括思想理论体系、法律法规体系、工作体系、组织体系。这些工作的完成,实际上就造成了一个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   朴方说,这样的事业体系,不管谁来抓,都会有作用,都不会泡汤的。   2003年12月,朴方荣获“联合国人权奖”。在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时,鲁豫问:您多年来奔走于残疾人事业,是第一个荣获这一奖项的中国人,您觉得是一种欣慰吗?   朴方回答:我觉得是一个承认。   朴方要求自己做一个“爱人的人、愿意帮助他人的人、愿意体谅他人的人、自强的人。”   他也是努力这样做了。   他说:“我知道父亲是愿意我做这些事情的。”(赵泽华)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